首页>法看中国>文章详情>

    法看中国

老公/老婆出轨,可以找小三赔偿吗?

发布时间:2019-10-18 16:35:35浏览量:44

案情:


高某与傅某于2008年9月1日登记结婚,后因夫妻感情破裂,高某提起诉讼,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判决:一、高某与傅某离婚;二、离婚后高某自行解决居住问题。傅某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桑某与高某于2012年8月25日育有一女高某1。2017年11月30日,桑某在南京市某社区居民委员会为女儿办理学费减免证明,提供结婚证、户口簿及高某1的出生证,其中,结婚证显示高某与桑某登记结婚,结婚日期为2011年10月10日。桑某于庭审中认可材料系作假,也经相关机关处罚,但与本案无关联性。


傅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桑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2、桑某在《中国妇女报》、《扬子晚报》登报向傅某道歉;3.桑某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一般人格权系指公民、法人享有的,包括人格独立、人格自由和人格尊严等内容的一般人格权益,并由此产生和规定具体人格权的个人基本权利。傅梅某认为桑某侵犯其一般人格权而提起诉讼,而庭审查明,傅某、桑某之间的纠纷属于婚姻家庭纠纷,傅某系基于高某原配偶身份认为桑某侵犯其权益,其主张既不属于法律明确规定的具体人格权,也不属于一般人格权范畴,故傅某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傅某的诉讼请求。


上诉意见:


傅某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但在适用法律方面存在错误,应当依法予以改判。1.一审判决对于人格权的内涵和外延未作充分理解。一般人格权是公民享有的,以人格独立、人格自由和人格尊严为主要内容的一般人格利益。配偶权是夫妻之间依法享有的专属身份利益,是具有人格因素的身份权,上诉人对其合法的婚姻依法享有作为配偶在精神上的安宁和自由这一人格利益,其他任何人不得侵犯。夫妻双方具有忠贞的法定义务,违反此义务,无疑会给配偶造成严重的精神损害。结婚证是法定证件,具有绝对性和唯一性,其意义不同于一般证件。被上诉人侵害了上诉人基于合法婚姻关系所享有的、对外表明其为高某配偶这一“其他人格利益”。上诉人主张的权利和精神损害赔偿与《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离婚损害赔偿不同,所依据的是《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在我国目前的法律体系中,虽然这种人格利益并没有明确类型化具体权利,但《侵权责任法》采取了具体列举和一般概括相结合的方式,对受《侵权责任法》保护的民事权益进行了确定,原则上权利、利益都应纳入保护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全面扩展了精神损害赔偿的客体,从单纯的人格权延伸到内涵特定人格利益和特定的身份权利,为第三者侵犯配偶人格权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提供了适用依据。故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侵犯的配偶人身权不属于法律明确规定的具体人格权和一般人格权范畴是错误的;2.被上诉人的侵权行为具有主观恶意,对上诉人造成了严重后果,两者之间具有因果关系;3.被上诉人的侵权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桑某答辩称,本案系基于婚姻家庭关系而产生的纠纷,上诉人以侵权损害作为诉讼理由进行诉讼,其实质是指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受到精神损害而进行的诉讼,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是加害方依据不足,被上诉人认为本案中被上诉人主体并不适格,尊重一审法院所作认定和处理。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判决:


本案中,上诉人傅某要求法院判令被上诉人桑某登报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应当由其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的行为对其一般人格权构成侵害,缺少相应的法律依据,故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需要指出的是,被上诉人的行为违反了我国法律规定、违背了社会的公序良俗和道德标准,其行为应当受到批评和谴责。


综上,上诉人傅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离婚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构成要件:


【关键词】:离婚损害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业务意见】


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关于无过错方请求赔偿的规定,在实践中大家都很关注,理解也不尽一致,请您就此问题给我们说明一下。


答:《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了几种情况下导致离婚的,无过错的一方有权提出损害赔偿的请求。大家对以下立法没有明确的问题可能会有不同认识,即:无过错方是否仅指合法婚姻当事人中的无过错方,无过错方请求赔偿的权利应在什么时候提出才能依法受到保护,是否可以向婚外的其他人提出该项赔偿请求。


首先,应该明确的是,有权依据第四十六条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人,仅指合法婚姻关系中的无过错方,而且必须是由于对方的过错导致离婚的,才可以提出,如果不起诉离婚而单独请求此类赔偿的,依法不予支持。


其次,无过错方的此项请求只能以自己的配偶为被告,不能向婚姻的其他人提出。实践中有些人认为该条规定可以适用于不告自己的配偶,而是告第三者,或者把配偶和第三者都作为被告,根据立法的本意,这些理解都是不正确的。


对于无过错方在什么时间提出此项请求的问题,由于立法无明文规定,有人认为可以在婚后任何时候提出,有人认为必须在离婚诉讼的同时提出。如果规定必须在离婚诉讼的同时提出,可能有些人对《婚姻法》依法赋予其的权利并不知道,待离婚后才知道的,真正的无过错方的权利得不到保护。而且我国目前人们对法律的掌握程度和法律意识都不是很强,许多人对该规定是不甚了解的。如果规定可以在离婚后单独提出,会造成举证、认证上的诸多不便,而且在离婚后,即使可以提出,由于财产在离婚时都已分割完毕,事后难以再完全掌握,也很容易使判决落空。面对这种两难境地,《解释》采取了将《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等法律规定的当事人的有关权利义务,在诉讼通知等形式中明确告知当事人的方式,一是让当事人知道法律的规定,二是让当事人有一个选择的权利,即主张或是放弃。在这个让大家都有可能知道的前提下,再做具体处理。考虑到婚姻案件是一个复合诉讼,情况比较复杂,有必要进行详细规定,故《解释》按无过错方在诉讼中的地位不同做出相关规定。如果无过错方作为原告的,该项请求必须在离婚诉讼同时提出。由于人民法院审理之前已将相关权利义务告知过了,原告不提出请求的,视为其对自己权利的放弃,以后其也丧失了依据第四十六条规定请求赔偿的权利。如果无过错方作为被告的,其不同意离婚也不基于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可以在离婚后一年内单独提出。如果其在一审时未提而二审时提出的,人民法院应当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可以就此问题在离婚后一年内另行起诉,以充分保护当事人的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负责人就〈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答记者问》,载杜万华主编:《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民事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版,第145页。


链接: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著述


《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离婚损害赔偿问题的有关解释。


《解释》第二十八条至第三十条,是就《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进行的有关解释。《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那么,这条中的损害赔偿请求是什么性质、无过错方都可以向哪些人提起请求、该项请求的支持是否以离婚为前提、当事人应该在诉讼的什么阶段提、是否要求当事人此项请求必须与离婚诉讼同时提出,等等一系列问题都有待于进一步解释。


(一)关于损害赔偿的性质


《解释》第二十八条就《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的性质问题作出了规定,明确了《婚姻法》第四十六条中损害赔偿所包括的范畴,当事人基于此条规定,既可以就物质方面受的损害请求赔偿,也可以就精神方面受到的损害请求赔偿。其实,如果自己的配偶存在《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重婚、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及虐待遗弃家庭成员情形的,可能会给自己造成财产上的损失,但更大的损失和痛苦则来自于精神上受到的损害。关于精神损害赔偿问题,由于长期以来在审判实践中,对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标准和赔偿数额的确定等问题一直有不同的理解,导致适用法律不统一,这些现象一方面影响了司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另一方面也使得对当事人利益的保护失去统一的标准。为解决这些问题,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使得相关问题能够较好地得到解决。所以,在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如果当事人基于《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审理时应适用与此有关的司法解释。


(二)《解释》第二十九条对承担《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问题、该项请求权的支持是否以离婚为前提等问题,作出了规定,对此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理解:


1、该项请求只能向自己的配偶提出,而不能向合法婚姻关系以外的其他人提起。《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是“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据此,无过错方的损害可以获得救济。但是,这种请求权的行使都可以向谁主张,现行法律无明文规定。作为无过错方,向自己的配偶提出此项请求,是无可争议的,因为其配偶相对于无过错方而言,就是有过错方,依法应就其过错造成的损害负责赔偿。现在实践中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无过错方能否向婚姻关系以外的其他人提出此条的损害赔偿请求?据反映,《婚姻法》施行后,现实生活中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夫妻双方中一方有过错的,其配偶以《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为依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并不以自己合法配偶为被告,而是以与自己配偶重婚的人或者是与自己配偶同居之人为被告。这种情况之下,当事人多数认为自己与配偶的感情尚可,所以既不想离婚,也不告自己的配偶。他们认为现状都是由婚姻关系以外的人造成的,诸如与自己配偶重婚之人或者是与自己配偶同居之人等,因而只是要求这些人来就其损害承担赔偿责任。由于我国立法没有明文规定配偶权,所以告第三者或告被包的二奶等人没有充分的法律依据。而且《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请求问题,正如我们将在后面介绍的那样,原则上是在处理离婚诉讼过程中,而且必须以离婚为前提的情况下才予以考虑的,这种与婚姻案件审理有密切联系的问题,并不应该将婚姻关系以外的那些本应由道德规范调整的内容纳入进去。综合各方面的因素,《解释》规定承担责任的主体是配偶中的过错方。


《解释》中该条的第一款,是就承担《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问题作出的规定。通过结合《婚姻法》条文规定及《解释》的有关条款,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这里承担责任的主体,应该是配偶中有过错的一方,是“无过错方的配偶”,而不是指无过错的配偶。由于立法条文中采用了“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的表述,所以《解释》对于其配偶所用的表述是“无过错方”的配偶,在对此的理解上大家要注意。


2、如果当事人的离婚诉讼请求没有被法院支持,则该项请求权也将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因为按我国法律规定,仅有过错情形还不足以支持当事人基于《婚姻法》第四十六条提出的请求权,必须还要由于这种过错导致离婚,无过错方才可以行使请求权。如果经人民法院审理后没有判决离婚的,不符合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故此种情况下不能适用《婚姻法》第四十六条。


3、无过错方不起诉离婚而仅想主张《婚姻法》第四十六条所规定的损害赔偿,法院亦不支持。前面介绍的情形是当事人想要起诉离婚但人民法院判决其不准离婚的,请求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将得不到支持。现在这层意思所指的,是无过错方本身并不想离婚,所以根本未提离婚诉讼,只想向配偶提出损害赔偿请求。应该明确的是,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请求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是不发生的,这与当事人在婚内就其他如人身权受到侵害而提出的损害赔偿请求有所不同。


《解释》所指的无过错方是相对于自己有过错的配偶而言的,换句话说,其配偶是有过错方。那么,这种过错是广义的,还是狭义的呢?若是广义的,则除了第四十六条明文规定的四种情况以外,还有其他情况也可以构成过错。而狭义的理解则是仅指第四十六条规定的四种情况,别无其他。我们认为还是应该将其作狭义理解更合适,即除了规定的四种情况之外,不能再以其他事项主张属于有过错,从而要求基于第四十六条提出损害赔偿请求。


(三)当事人基于《婚姻法》第四十六条提起损害赔偿请求应于何时提起的问题,按无过错方在诉讼中所处的地位不同而区别对待,《解释》第三十条作出了规定。同时就此类案件审理中的有关程序性问题作出规定,并规定了人民法院对当事人的告知义务。


这一条着重解决无过错方基于第四十六条的起诉是否必须在离婚诉讼同时进行的具体操作性问题。首先对于是否此种诉讼必须在离婚之时提出的问题,有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可以由无过错方选择,既可以在离婚诉讼的同时提出,也可以在离婚诉讼之后单独提出。理由是《婚姻法》规定此条的目的是保护无过错方,体现对过错方的一种惩罚。既然保护,就应该彻底一点,允许其随时提出。而且,过错方如果存在四种情况中的重婚、同居的,很多无过错方可能并不知道,往往离婚后才知道。如果不允许其离婚后再提,实际上无法真正保护其利益。而另一种意见则坚持认为不允许离婚后再提。理由是法律规定虽是保护无过错方,但其应该及时行使自己的权利。如果其在离婚时知道真相而不提,事后再提的,重复诉讼增加成本,就不应支持。而且离婚时一并处理,容易控制财产好执行。离婚后再单独提出,对方的财产无法控制,反而得不到。那种认为离婚后才发现的,实际上也不应予以支持。因为第四十六条规定是导致离婚的情况,其连事情都不知道,所以不能认定为这些过错是导致离婚的原因,当然也无须赔偿。


我们认为,综合各方面的情况,根据立法本意,还是应该坚持该条损害赔偿应该与离婚诉讼同时提出,所以《解释》按照这种思路加以详细规定。考虑到我国目前公民对于法律知识的了解并不完全,法制观念也有待于提高。《婚姻法》的出台,并不是所有的人对此都知道。许多人可能是法律所要保护的群体成员,但其并不知道法律有对其有利的规定。所以增加法院的告知义务。案件受理后,以书面形式将各项权利义务进行告知,以避免实践中当事人的合法权利未得到保护。


由于离婚诉讼个案中错综复杂,《解释》中不得不细化、区别对待。根据不同的人提出离婚诉讼请求而作出不同的规定。


对于无过错方作为原告提起离婚之诉的,由于法院已经过告知,其对自己所享有的权利应该很清楚地知道,故可以采取较严格的规定,此时必须与离婚诉讼同时提出。如果不提的,视为其对自己权利的一种放弃,这也是一种处分,日后再提的,法院将不予保护。


对于无过错方作为被告的:一种可能是无过错方并不同意离婚,(在一审、二审中),所以对其而言还谈不到基于《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提赔偿请求的问题;从保护无过错方的角度出发,应该允许其事后再提,但也不是无限期的,只能在规定时间内提出;另一种可能是,一审时不同意离婚也不提赔偿的,到二审时看到可能判决离婚,所以二审时提出的,这与一般民事案件的处理不同。如果无过错方作为被告,同意离婚,但诉讼中始终未提的,由于也对其进行过告知,所以也可以视为其对权利行使的一种放弃,以后也不予支持。


在此应该指出的是,《婚姻法》及《解释》中,对于第四十六条中无过错方应为严格意义上的还是相对意义上的问题,如果是相对意义上的无过错,是否可以适用过失相抵等,都没有明文规定。国外的立法有不同规定,学理上也意见不一。有采取严格意义上的做法,认为必须是自己绝对没有任何过错的才是无过错方。还有采取相对说的,认为过错的有无都是相对而言的,虽然双方均有过错,但只要谁提出,其就可以作为无错方,并且在责任认定领域可以适用过失相抵的原则。这一问题,有待于我们日后进行研究并作出相关解释或规定。


——刘银春:《解读〈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载杜万华主编:《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民事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版,第135~138页。


全国律师及时响应

快速咨询10分钟内响应,聘请律师平均24小时内3名律师申请 ,让用户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优质、有效的法律服务。

私律-用户端

扫码快速提问

推荐律师

用户大数据筛选理想律师,快速便捷;

律师自主报价,让零散时间更有价值;

及时1对1深入语音沟通,为用户提供专业便捷的

优质服务,为律师精准锁定案源。

张骏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1374
山东康裕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00.00元/次
王凯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1200
贵州存正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00.00元/次
严程程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985
湖北良朋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00.00元/次
李亭燕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875
湖北征和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00.00元/次
于淑君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733
山东新和(威海)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00.00元/次
柳建明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655
湖南骄阳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68.00元/次
刘继者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598
山东储誉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600.00元/次
郑仁涛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566
山东泽鲁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00.00元/次
马黎莉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508
辽宁东亚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00.00元/次
王广河 律师 进入办公室 >
回复咨询量 402
安徽君光律师事务所
专属咨询报价100.00元/次

武汉私律科技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 www.silvzone.com | 鄂CP备15012647号-2

公司地址:湖北省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凌家山南路1号 武汉光谷企业天地2号楼三楼

公司电话:027-87270888